奔驰棋牌官网

時間:2021-02-05浏覽:10設置


中國物價高增長階段結束


  在中国,长期货币过度充裕的状态让市场对高通胀一直抱有高度敏感的警惕心态,2020年一季度时的高CPI运行态势,使得市场一度担心猪肉价格上涨会引发消费价格的全面上涨。2020年11月物价公布后,市场又担心通缩再来。笔者认为,即使从CPI角度观察,短期的“通缩”也没有改变中國物價将进入长期低增平稳运行期的趋势;这段长期的物价平稳,将与过去40年期间的物价高波动和高增幅状态,形成鲜明对比。

  从CPI定基指数上看(1978年=100),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物价高涨幅,主要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10年期间物价水准翻番,由1990年的216.4上升到了1999年的432.2,之前和之后的物价上涨则相对平稳。显然,正是市场经济导入和间接型税收体制这两大改革因素,导致了那段时期中國物價的持续快速上涨。

  过去中國物價上涨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领先的首要原因,是中国改革开放过程本身带来市场化和商品化发展。改革开放之初,中国3/4的人生活在半自然经济状态,这种状态决定了中国的很多消费品,尤其是农产品的价格是显著偏低的——很多生产要素并没有在售价上得到体现,农民将剩余农产品出售时,他只要求获得边际成本,通常是他额外的几近于零的劳动力价格,农产品中的土地要素、资本投入等,都没有在售价中得到体现。随着中国商品化进程的发展,市场经济推进扩展了对要素回报的要求,原先商品成本的货币计算中没有被考虑进去的生产要素,越来越多地得到体现,随着生产要素对商品售价渗透率的提高,农产品等商品越来越完整地包含了价格形成的要素;只要商品经济对自然经济的吸收过程在继续,一般物价水平的上涨就不会停止。

  1993年之前中國的增值稅體系還沒有全面鋪開,1994年後中國在經營中間環節征稅的增值稅、營業稅體系全面建立。施加在生産、流通環節的各類直接和間接稅收,增加了經營成本,經營者必定要求在售價中得到彌補,于是一般物價水平上漲和貨幣貶值。生産和技術的進步,投入中工業品比重不斷增多,比如農業投入中的化肥、農機具等相對于勞動和土地的大幅提高,投入要素的工業制成比重增加,意味著其中的稅收比重也上升,這就進一步帶來了成本的上漲。盡管由于國家經濟生産力進步帶來了單位産品稅率的下降,但工業投入比重的上升,還是導致了稅收比重的增加。工業化帶來了生産力進步和經濟繁榮,但在間接型稅收體系下,也帶來一般價格水平的上漲。

  按照“十四五”規劃綱要的建議,中國建立直接型稅收體系的未來稅改方向不變。隨著直接稅體系的建立,間接稅比重下降,稅收對物價的影響將由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的助漲轉爲助跌。


中國物價長期平穩趨勢形成


  当前中國物價走势的分化态势,表面上看很复杂:货币宽松环境下CPI高波动中相对高位,核心CPI持续低位运行,PPI持续收缩。但按照笔者观察通胀的三阶段划分,未来物价的长期趋势取决于经济体系中成本要素的变化,长期视角中货币因素已退居次位,中国未来30、40年的物价运行,将显著比过去改革后40年的物价低一个台阶。

  未來中國經濟結構變動方向是服務化和信息化,工業化階段已基本結束,信息化提高了各行各業的生産效率,使得單位産品生産成本下降;相對于工業化進展帶來的稅收納入增加,相對于工業化,服務化的稅收納入增加效應並不明顯,因此即使沒有稅收體制改革,中國的經濟轉型和産業升級,也不會再現上世紀90年代産品成本中要素成本和稅收成本擴展的現象。未來的物價增長,將更多地取決于經濟體系本身的技術進步,僅僅因工農生産力進步“剪刀差”而來的農産品價格上漲,是很緩慢的,未來的農産品漲價態勢將長期放緩。

  未來貨幣環境或面臨兩個不同發展前景:數字貨幣對信用貨幣的替代,貨幣政策目標轉向金融平穩。在人類貨幣發展史上,信用貨幣對金屬貨幣的替代,打破了物價長期穩定的曆史;未來如發生數字貨幣對信用貨幣的替代,那麽物價的穩定將重又提高,屆時物價的變化可能又需經曆差不多一個世紀才能看出來,一代人的時間裏幾乎感覺不到變動,物價變動最重要意義成了經濟曆史研究者的統計數字。即使貨幣替代沒有發生,貨幣政策重心也將由截至當前爲止的經濟和物價,轉向金融平穩,這意味著新世紀以來貨幣過分寬松狀態的終結趨勢。


中國物價運行波動性顯著加大


  經常引發市場對中國高通脹預期的重要基礎,是農産品價格高漲推高CPI。伴隨著越來越多小品種農産品期貨上市,農産品期貨交易規模擴大,農産品價格日益脫離真實商品供求關系的影響,中國農産品價格波動顯著加大。

  在農産品資本化的早期階段,挂鈎農産品的金融商品品種和交易量均比較小,農産品期貨等少數幾種金融工具,主要發揮了平穩市場的作用。在農産品期貨市場中金融類交易占比成爲主流之前,農産品自身供求關系和季節性供求規律仍對價格發揮著主導作用。農産品資本化對市場的穩定影響,其實是一把“雙刃劍”。金融市場與商品市場不同的一個顯著特點是其具有顯著的“結清”特征,即金融商品價格會迅速對各種信息做出反應,這種信息可能是真實的,也可能是虛假的“噪聲”。

  在西方,由于生産經營模式主要爲大農場、大資本模式,供給端的生産、經營者不僅抗波動能力較強,且對現貨市場有著基本的定價權,因而農産品資本化對價格波動影響的“負作用”,能被限制在一定範圍內,實踐中農産品資本化的價格穩定作用,要表現更明顯一點。與海外世界不同,中國農産品生産仍然以小規模經營爲主,農戶模式仍然是主要經營模式,即使農戶聯營的合作社等合作組織,也大多是松散型的,以信息共享、風險分擔爲主要目的合作組織。隨著農産品商品化的發展,中間商對市場的價格控制力不斷上升,生産環節的農戶日益成爲農産品市場上價格的被動接受者。在農産品資本化條件下,中國農産品經營的農戶既對農産品金融産品價格沒有影響力,對農産品現貨市場也沒有定價權。因此,隨著近幾年農産品資本化的發展,中國農産品價格波動性有著上升趨勢。

  屬于大宗品的農産品期貨還有著國際市場産品“錨”,因此國內農産品市場資本化後波動程度要受到國際市場限制。但是對于屬地化、區域性的農産品,資本化後的波動性上升就極易呈現。2013年9月,中國雞蛋期貨上市;2017年12月,中國蘋果期貨上市;2019年4月、8月,紅棗期貨和粳米期貨上市。2019年3月後,中國CPI突然躍升並在高位運行,食用品價格也打破季節性波動規律,原因就在于鮮果農産品期貨炒作帶高了現貨市場價格。

  大概是國人的好打麻將習性,各類農産品期貨推出後市場交易也一直較爲活躍。中國農産品經營的結構——生産端分散、中間端集中、消費端分散,決定了中間商對現貨市場價格有著重要影響力。這種結構決定了農産品資本化對價格波動,有著明顯的助推作用,使得未來中國通脹走勢的複雜性上升,客觀上也增加了物價部門對通脹管理的難度,使得貨幣政策對通脹的影響力下降。


閱讀原文


作者胡月曉(華東師範大學中國金融研究院學術專家、研究員)

來源丨證券時報

編輯丨肖啓玉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