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棋牌官网

時間:2021-02-08浏覽:10設置

【導讀】

  由上海市社聯、文彙報社、深圳大學聯合主辦的“創新、文化、開放——滬深雙城互鑒共進學術研討會暨第150期文彙講堂”于2020年12月25日在深圳大學舉辦,兩地12位知名學者參與。內容豐富和內涵深刻的研討會已經整理成文彙報兩個專版,主題分別爲“新一輪創新”,聚焦有國際影響力的科創中心,“新一輪開放”,聚焦長三角和大灣區的區域經濟合作和協作。30日起陸續刊發。文彙講堂頻道將三節專題分成若幹主題,同步和聽友分享此次研討會的內容,分別爲“大灣區的科創未來”“長三角的數字突圍”“認識深圳文化”“區域發展:長三角和大灣區”“滬深互鑒共進”五個主題。

  此組兩篇稿件爲“長三角的數字突圍”,昨天,由上海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上海社科院文學所科技人文研究室主任包亞明談長三角數字文化消費報告種的若幹特點,對需求側提出了要求。今天刊發第二篇——華東師大經濟學院院長,上海市社會科學創新研究基地“中國發展道路的政治經濟學”首席專家殷德生談上海建科創中心,代表國家參與數字經濟的國際規則博弈。


殷德生总结.jpg

殷德生提出,上海创建科创中心的更高使命,代表国际进行数字经济的国际规则博弈 林晓彤摄


  2020年10月上海提出建“五型”经济,即创新型经济、服务型经济、开放型经济、流量经济和总部经济。其中,创新型经济位居首列。创新型经济正与数字经济加速融合并相互赋能,未来上海要聚焦“五型经济”增创经济发展新优势。上海要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和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 ,首当其冲的就是创新之城。上海作为新时代全国创新发展先行者,创新型经济是上海经济的鲜明特征和显著优势,是成为国内大循环的中心节点、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的支撑点,是更好地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合作的重要着力点。

  在上海“十四五”規劃中,提出了以強化“四大功能”、深化“五個中心”建設、推動城市數字化轉型、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爲主攻方向,到2025年,城市數字化轉型取得重大進展,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和科技創新中心核心功能邁上新台階;到2035年,上海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科技創新中心和文化大都市功能全面升級,基本建成令人向往的創新之城、人文之城、生態之城,基本建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


游人如织的杨浦滨江 战长恒摄.jpg

黃浦江、蘇州河兩岸公共空間貫通開放,遊人如織。“十四五”期間,人與自然的和諧圖景必將更加生動美麗。


上海科創中心基本的框架和功能已形成和凸顯


  *科技进步贡献率全面提升, 科创中心基本框架已经形成

  經過“十三五”的建設,上海已形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基本框架,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全面推進,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相當于全市生産總值比例達4.1%左右,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60件左右,大飛機、蛟龍號深潛器等重大創新成果問世,上海光源等一批大科學設施建成。

  上海在創新人才、創新要素、創新企業、創新組織數量和質量等方面位居全國前茅,科技進步貢獻率全面提升。英國《自然》雜志發布的《2020自然指數—科研城市》顯示,上海在全球科研城市中排名第五。無獨有偶,上海市經濟信息中心發布的《2020年全球科技創新中心評估報告》顯示,上海在全球科創中心百強城市中排名第12位。總體而言,上海在全球城市排名表中名次不斷攀升,從2000年第30位到現在穩居前10。創新型經濟是上海的鮮明特征和顯著優勢之一,尤其當戰略性新興産業遇到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

  在上海五型經濟中,科創中心是戰略承載區。從五年前的《關于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的意見》(“科創22條”),到現在的《上海市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條例》施行,爲科創中心建設構建更具競爭力的法治環境和一流的營商環境。國務院授權上海先行先試的10項改革舉措已基本落地,在國務院批複的三批56條可複制推廣舉措中,有12條爲上海經驗。“十三五”期間的上海科創中心建設如期交卷,完成了“到2020年底要形成上海科創中心基本框架”的目標。


发展“五型经济”.jpg

發展“五型經濟”,是上海“十四五”時期經濟發展的重要抓手之一,代表委員們熱議“五型經濟”


  *科創中心瞄准世界前沿技術、引領新興産業的功能日益強勁

  上海科創中心旨在代表國家參與全球競爭合作。一方面,瞄准世界前沿重大技術,實現技術領跑,解決“卡脖子”技術難題,尤其在天宮、北鬥、天眼、蛟龍、墨子號和大飛機等重大科技前沿領域異軍突起;另一方面,打造了一批具有顯著國際競爭力的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尤其是“一個中心、三個一批”,即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一批共性技術研發與轉化平台、一批科創中心承載區、一批衆創空間。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在光子領域形成了世界級重大科技基礎設施集群。

  上海科創中心在引領戰略性新興産業、打造現代産業體系上發揮著排頭兵和先行者的功能。最近全球科技創新集群10強的排名中,上海擠入了全球前十。

  上海在藍天夢、中國芯、創新藥、智能造、未來車、數據港等新興産業上加速布局並取得顯著成效。聚焦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關鍵領域,以國家戰略爲引領,著力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三大産業創新發展高地。上海正全力推動城市數字化轉型,全面打造數字産業化和産業數字化高地,構築城市未來發展戰略新優勢。


張江.jpg

上海光源等大型設施,使得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發揮上海優勢,強化創新策源功能。


代表國家參與全球産業競爭


  *強化科技創新策源功能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坚持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双轮驱动,将上海科创中心打造成为科学新发现、技术新发明、产业新方向、发展新理念的重要策源地。一方面, 大幅提升基础研究水平,在“十四五”期间,上海要使基础研究经费支出占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比重达到12%左右。另一方面,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持续提升企业研发支出占全社会研发支出比重,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加速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

  *凸顯高端産業引領功能

  “高端、数字、融合、集群、品牌”,这是上海“十四五”规划确定的产业发展方针,具体布局包括:一, 进一步发挥集成电路、人工智能和生物医药三大产业引领作用。二,布局一批面向未来的先导产业,尤其是第六代通信、下一代光子器件、脑机融合、氢能源、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合成生物学、新型海洋经济等方面。三,促进六大重点产业集群,到2025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比重达到20%左右。

  *以系統集成改革增創制度新優勢

  堅持制度創新改革,爲上海科創中心和創新型經濟升級保駕護航。重點領域集中于建立符合創新規律的政府管理制度、積極靈活的創新人才發展制度、企業爲主體的創新投入和知識産權保護制度、市場導向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機制、跨境融合的開放創新機制、全面營造超一流營商環境等方面。


上海市科协.jpg

2019年的上海市科協第十七屆學術年會上,提出“聚焦三大重點領域發展,推進上海科創中心建設”。


代表國家參與數字經濟國際規則博弈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在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中特別強調,“支持北京、上海、粵港澳大灣區形成國際科技創新中心。”與此同時,還提出“加快數字化發展”的戰略任務。數字化轉型成爲了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的引領和提速器。

  *當科創中心遇上數字經濟

  上海“十四五”規劃提出,“全面推動城市數字化轉型,加快打造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國際數字之都”,“大力發展數字經濟,把數字牽引作爲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強勁動能”,不斷提高實體經濟數字化水平,推動數字經濟向更深層次、更寬領域發展,數字經濟核心産業增加值占全市生産總值比重持續提升,加快提高數字化治理水平。

  數字經濟是以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爲核心要素,以數字技術和現代信息網絡爲支撐,通過數字産業和數字部門增長、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爲主要表現形式的新型經濟形態。世界主要國家和經濟體正積極推進數字産業化和産業數字化的發展,競爭格局日趨激烈。

  美國數字經濟規模全球第一,中國一直保持全球第二大數字經濟體地位。美中歐在世界數字經濟上形成了三足鼎立格局。從國內看,我國的數字經濟集中于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呈現出明顯的城市群驅動發展格局。

  上海形成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這意味著其不僅要率先在數字産業化、産業數字化以及引領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上形成占先優勢,而且要更好地代表國家參與國際數字經濟競爭合作,尤其是國際數字經濟規則博弈。重視世界數字經濟與貿易關鍵領域規則制定權和話語權,在數據治理、算法治理、數字市場治理和網絡生態治理等領域貢獻中國方案,絕不能忽視了國際競爭中的國際規則“卡脖子”問題。


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指數.jpg

2020年中國數字經濟發展前五名的省份依次爲廣東、北京、江蘇、浙江、上海


  *數字經濟國際規則博弈日趨激烈,美歐早布局

  世界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有WTO的基本規則,但與數據相關的國際規則嚴重缺失。數字經濟是以數據要素爲核心要素,數據又是可重複使用且具有規模報酬遞增性質的資源,數據資源的開發、算法、定價、流動與保護等深層次問題成爲全球治理難題。美歐不僅早在20世紀90年代就開始布局數字經濟發展戰略,而且近幾年特別注重搶占國際數字經濟規則的主導權。這體現在諸如美國2019年的“數字現代化戰略”、歐盟2018年的“人工智能合作宣言”、英國2018年的“數字憲章”等一系列戰略中。

  *在數據治理領域,美歐已形成各自基本模式

  國際數字經濟規則博弈主要集中于數據治理、算法治理、數字市場治理和網絡生態治理等四大領域,世界大國紛紛提出自己的治理理念與主張,全球數字經濟治理話語權博弈日趨激烈。

  在數據治理上,美歐已形成了各自的基本模式。歐盟以《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的實施爲標志,構建了個人信息制度體系,逐漸成爲全球個人信息保護和執法中心。美國則試圖構建自己主導的多邊數據跨境流動機制,爭奪數據資源,尤其是2018年通過的《澄清數據合法使用法案》(CLOUD法案)爲美國獲取他國數據掃清制度性障礙。在數據跨境流動上,歐盟也不甘示弱,尤其是2019年5月實施的《歐盟非個人數據自由流動條例》及其指南,在歐盟各成員國之間形成了單一數字市場。

  中國也一直積極推進個人信息保護立法與實踐個人信息保護制度不斷完善,未來的制度供給重點在數據跨境流動規則上,通過規則博弈爲我國數據要素流動保駕護航。

  *在數字市場治理和網絡生態治理上,中國依然有機遇

  在算法治理、數字市場治理和網絡生態治理上,美歐還未形成具體模式,總體處于探索階段,這是我國積極參與國際數字經濟規則博弈的機會。美國主張算法公平,倡導消除算法歧視,要求算法使用機構對算法結果負責;歐盟注重推動人工智能倫理框架,注重算法的可信賴性。中國也積極引導算法向善,重視人工智能倫理和道德問題。

  在數字市場治理上,中美歐都提高了對數字平台反壟斷監管的力度,但對具體反競爭行爲的認定和措施存在分歧和差異,歐盟正積極提供一系列應對數字平台壟斷的監管規則和實踐方法,我國也在不斷完善數字市場反壟斷規則。

  在網絡生態治理上,法治成全球趨勢,各國在治理虛假信息等行爲上有著強烈的共識。中國倡導基于主權的網絡空間治理理念,積極推進網絡生態多元共治。上海科技創新中心要代表國家積極參與全球數字經濟規則的博弈,在全球數字經濟治理規則中貢獻中國方案,尤其是代表發展中國家的立場與主張,推動建立各方普遍接受、具有國際適用性的國際規則與治理體系。


会场过道.jpg

研討會在深圳大學國際會議中心舉辦

目录.jpg


閱讀原文


作者殷德生(華東師大經濟學院院長,上海市社會科學創新研究基地“中國發展道路的政治經濟學”首席專家)

來源丨文彙網

編輯丨肖啓玉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