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棋牌官网

時間:2021-01-08浏覽:10設置

  2021年既是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又是“十四五”開局之年,是我國現代化建設進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從國際環境看,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廣泛深遠,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世界進入動蕩變革期。開局之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構建新發展格局要邁好第一步,見到新氣象。重點是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爲主題,堅定不移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緊緊扭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注重需求側管理,以改革創新爲根本動力,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那麽,如何邁好第一步,新氣象又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在供給側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增強産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


  無論是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還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把科技創新放在突出的重要位置。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和增強産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提升供給體系質量,有利于夯實新發展格局的基礎。

  要瞄准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生命健康、腦科學、生物育種、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前沿領域,發揮新型舉國體制優勢,著力解決制約國家發展和安全的重大難題,推動科研力量優化配置和資源共享。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重點布局一批基礎學科研究中心。發揮企業在科技創新中的主體作用,支持領軍企業組建創新聯合體。完善激勵機制和科技評價機制,落實好攻關任務“揭榜挂帥”等機制。實施好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工程,盡快解決一批“卡脖子”問題。實施好産業基礎再造工程。加強頂層設計、應用牽引、整機帶動,強化共性技術供給,深入實施質量提升行動。

  同時,以保障糧食安全和解決好耕地、能源問題爲抓手,保障基礎性供給的可控。保障糧食安全,落實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戰略。加強種子資源保護和利用,尤其是種子庫建設。牢牢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堅決遏制耕地“非農化”、防止“非糧化”,規範耕地占補平衡,建設國家糧食安全産業帶。此外,要加快調整能源結構,大力發展新能源,完善能源消費雙控制度。

  在供給側的宏觀經濟治理上,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相互協調的調控體系,不急轉彎。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質增效、更可持續,保持適度支出強度,增強國家重大戰略任務財力保障,在促進科技創新、加快經濟結構調整、調節收入分配上主動作爲。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精准、合理適度,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處理好恢複經濟和防範風險之間的關系。


在需求側擴大內需以形成強大國內市場


  在消費需求上,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形成強大國內市場。一方面,以促進就業、完善社保、優化收入分配結構、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和紮實推進共同富裕爲突破口擴大消費,尤其要構建居民可支配收入持續增長的長效機制;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健全各類生産要素由市場決定報酬的機制,探索通過土地、資本等要素使用權、收益權,增加中低收入群體要素收入。合理增加公共消費,提高教育、醫療、養老、育幼等公共服務支出效率,在合理引導消費、儲蓄、投資等方面進行有效制度安排。另一方面,要把擴大消費同改善人民生活品質結合起來,尤其是要解決好大城市住房突出問題,堅持住房“只住不炒”的基本定位,促進房地産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在保障性租賃住房建設、加快完善長租房政策等方面增加制度供給。

  在投資需求上,切實增強投資增長後勁,形成市場主導的投資內生增長機制,發揮中央預算內投資的外溢效應和乘數效應,尤其是數字經濟、新型基礎設施投資、制造業設備更新和技術改造投資等重點領域。緊盯戰略性新興産業的投資,按照十九屆五中全會的部署,一是加快壯大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裝備等新興産業;二是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三是發展數字經濟,推進數字産業化和産業數字化,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全面推進改革開放的系統集成


  全面推進改革開放的系統集成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支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一是,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深入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計劃,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健全現代企業制度,完善公司治理,以要素市場體制機制改革爲重點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支持平台企業創新發展、增強國際競爭力,健全數字規則,在審慎監管的前提下進行金融創新。在適應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中合理把握宏觀調控節奏和力度,促進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持續優化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形成高效規範、公平競爭的國內統一市場,實施統一的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

  二是,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以制度型開放推動改革和開放相互促進。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標准等制度型開放轉變,意味著更深領域、更加全面、更加系統的改革開放,尤其是在中國正式加入全球最大的自貿區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和積極考慮加入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的背景下,中國的對外開放要有更高水平的提升。基于中國與東亞地區産業鏈的區域化網絡特征,要充分利用RCEP的高水平對外開放的平台,促進中國與區域內各經濟體的商品、服務和各類要素自由流動,加速産業鏈、供應鏈深度融合,推動中國對接國際經貿規則。近10年來,全球雙邊或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加速重構國際經貿新規則,高標准國際經貿新規則和新議題不斷湧現,呈現出開放政策制度由邊境向邊境內延伸、開放政策制度體系的系統集成程度更高、開放政策制度由標准化向定制化轉變等新的特征和趨勢。我國要在國際經貿規則重構中爭取主動,必須從國內制度層面進行系統性改革,推動改革開放全面深化。


閱讀原文


作者殷德生(華東師範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部副主任、經濟學院院長,上海市社會科學創新研究基地“中國發展道路的政治經濟學”首席專家)

來源丨上觀新聞

編輯丨肖啓玉


返回原圖
/